何以笙箫默

原创  admin  2020-06-05 00:38  226次阅读   评论 0 条

何以笙箫默-墨情博客

  七年的等待,是否太过漫长?

  大洋的相隔,是否太过遥远?

  最深刻的爱,七年化为沉默。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题记

  岁月,流逝得如白驹过隙。

有人说“时间能淡化记忆。”其实不然,有些人的伤口是在时间中慢慢痊愈, 有些人的伤口是在时间中慢慢溃烂。口头的想念不复存在,心底的那份期待却会扎下深根。仿佛种子埋进沃土,等待破土萌芽;蛹作茧自缚,等待有朝一日破茧而出蜕化成绝艳的蝴蝶。

一切,只是等你归来。

他们再次相遇,是在那家熙熙攘攘的超市里。同人山人海中无数次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一样,他们的命运错过而又交集的如此坦然。七年,赵默笙又在一次踏在了这片有他的土地上。只是,已不复当年。

难道以琛真的忘了那个不辞而别已久的赵默笙吗?没有。

“她早已不是我生活中的人了”自以为放得下,其实越是挣脱,命运的纠葛就缠得越紧,陷入皮肉,痛彻心扉。不是不想念的,而是想念和等待早已成为一种习惯,伴随着孑然一身的他在每个孤独寂寞的黑夜里期盼阳光—— “my sunshine”。这种感情永远也放不下。他的世界里不会再有她,只是因为心早已融合,不分你我罢了。

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,机缘巧合,误会、错怪太多太多,在这七年之后,所有难题会被那失去已久的新鲜和感动的爱击溃,注定烟消云散。太平洋不是他们漫漫情感历程中的鸿沟,“青梅竹马”以玫的挑战不是障碍,应晖以“前夫”的身份出现也不是。

就像幻影重重看似危机四伏惊险无比的天堑,拨开迷雾后也只是清澈透明的涓涓细流。

感情线索如此。文章线索亦如此。《何以笙箫默》宛如溪水缓缓流过山山水水,树影葱茏,若有似无地呢喃着。文章从一段年少时的爱恋,牵出一生的纠缠。大学时代的赵默笙阳光灿烂,对法学系大才子何以琛一见倾心,开朗直率的她拔足倒追,终于使才气出众的他为她停留驻足。然而,不善表达的他终于使她在一次伤心之下远走他乡。娓娓道来,舒缓无比,无惊涛骇浪,所有的只是一圈又一圈微微荡漾的涟漪,源源不断地送来溪水特有的馨香。

人生路上,最大的障碍莫过于自己。情感路上,最大的障碍莫过于两人心中的不确定和怀疑。小时候,还记得你曾为了一条漂亮的花裙子撒娇着让妈妈买下来吗?大一的默笙又何尝不是如此?还不懂得人心险恶,社会复杂的我们,为了一件心爱的物品,能够不懈努力;而面对心爱的以琛,19岁的默笙,那个依旧带着懵懂孩子气的女孩勇往直前,百折不挠,用自己的勇气与努力赢得了以琛的心。也许她是青涩的,但同时她无疑也是坚强而乐观的。既不漂亮也不聪明,倒是这傻得可爱和淳朴自然吸引了他。

当时因为何以琛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以玫告诉默笙她爱以琛,而那天默笙的父亲与以琛做感情与金钱的交易,而以琛不知默笙并不知道,所以骂了默笙。从那一刻起,默笙选择了逃避。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”。她变得如此胆小、懦弱,害怕再一次遭受“失恋”的挫折,拒绝一切感情,质疑一切感情。此时,阳光,连自己也失去了。连他也无法让她明媚。

以琛平静的外表下汹涌着刻骨的相思,冷淡的语言中暗藏着最深的温柔。因为遭受默笙父亲的羞辱和默笙的离开,变得孤僻不羁,不会再相信任何人,爱上任何人。他恨,默笙的离开;他爱,离开的默笙。这两种极端的感情矛盾再他心里碰撞,却又和谐地催化着他的信念:别欺骗你自己,你心底的最深处一直有一个赵默笙。照片后那潇洒凌厉仿佛要破纸而出的字迹“my sunshine”和凌乱绝望在书间描画的“悄悄是别离的笙箫,沉默是今晚的康桥”不就是最牢不可破的证据。

隔阂依然存在,两人各自的心里封闭丝毫不会泄露彼此深埋已久的感触和私语。即使酒后吐真言,也是人性最原始、脆弱的呐喊

想当年,在大学里:

“如果三年后你注定要成为我女朋友,我何不提早行使我的权利呢”

七年后,在她面前:

“从现在开始,就算我们一辈子相互折磨,我都不会放过你。”

放不下陈年的旧帐,抛不开虚无的面子;有爱不言,有话不说,拐弯抹角的憋屈着,却想着“我的好,我所做的一切,她都应该知道。”是心有灵犀还是什么?总是把自己的感受放在心里。别人又怎么能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对这件事是否在意。很多事情都是通过一问一答的形式发现的,不是吗?当初的直来直往岂不痛快?何不直肠子的把自己所想所思表达出来?被动的等待对方表露爱意。常此以往,只有双双囚于九重宫阙中无路可逃。

身为读者,似乎我也融入了其中。作为一个旁观者,我却感同深受。当局内人有错而不知,有感而不表,心里别提有多着急了。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可当我们成为局内人,也不一定能更直白的示爱吧。

上帝关上了一扇门,必然也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。他们结婚了。生活平静,平静得可以用死水微澜来形容,平静得仿佛七年前他们就在一起,就融为一体的相濡以沫。同一屋檐下,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吗?未来总是充满未知的,如果你尚早地就把所有未知打上否定的大×,就不会有希望和好转可言。相敬如宾、互不相扰、平平淡淡的日子里,坚冰总会被和煦的春风消融。

默笙知道,以琛还是在意她的,时时刻刻地保护着她,不让她受伤,呵护倍至。

以琛知道,默笙爱他,依赖他,不能没有他,只是总是对自己对他抱有怀疑和不确定

直到心中最后一个不甘和怨恨也被应晖的的叙述所击散成灰。以玫最终还是输了,她不是输给了默笙,而是输给了以琛的爱。

埋藏多年的心窍豁然开朗,拂去尘封堆积的尘埃,每一丝尘埃都是岁月燃烧的灰烬。揭开封印,两颗心跨越了万水千山,终究是在一起了。再深入骨髓的痛,也有良医治愈。那曾经坚不可摧的封心锁被爆发的情绪所摧毁,说不清是爱还是痛,或是别的什么。

如果世界上曾经有她出现过,其他任何人对他来说,都成了将就,而他,不愿意将就……

他不必将就,解开心结,敞开心扉,他们还是会在一起,真正的心贴心背靠背的在一起。如果她不曾出现过,他就不会为她着迷,不会在赌谁能成为他的至爱时赌了“赵默笙”,不会傻傻的洗掉全宿舍的衣服,不会听她诉说背井离乡的苦楚,不会在知道她已经“结过婚”的情况下与她结婚,不会出去买早餐让她在多睡一会。她的出现,使所有女生在他的眼中成为次品,虽然,比她好看的女生多了去了,比她聪明的女生更是多的不得了。他可以将就,在大街上随便招一招手,有一个排的女生会冲到他面前,但是,他不愿将就,他只要你,赵默笙,唯独你一人。

最深刻的爱,无论被岁月磨砺,困难折磨,都无法销毁它存在的痕迹。如此平淡而真实的爱情,令所有人为之一叹。爱恨情仇,是多少年能理得清的?挫折在前头,逃避是没有用的。无论怎么逃避,困难还是拦在面前。挺起骄傲的面庞,擦干倔强的眼泪,把挫折一个个打败。在这样思绪混乱的爱情里,互相救赎,脱离苦海。这想必是最好的出路。

我都数到九百九十九了,你才来!下次要是让我数到一千我就再也不理你!”

而这七年来,他又多少次数到九百九十九?不是没想过放弃,只是始终没办法数到一千。

九百九十九,距离1000只有一步之遥,虽然不完美,却是个美丽的错误,虽然与一千失之交臂,但它使离别的一天终不到来。这点缺憾,真的很美。总是说数到一千我就不理你,可是又怎么舍得放弃呢?七年里,不只有他数过九百九十九,她也在数。他们共同数着,是不是在一千个九百九十九后就会和他(她)重逢?这样幻想着,这样憧憬着。也许脑海中曾经有过放弃的念头,但这份情谊,还是将放弃的念头打压了下去。数到一千多容易,但是数千千万万次九百九十九多难。起码,这千千万万次的痛苦能让你知道你们还没有分开。无论数多少次九百九十九,只要不是一千,他们就不会分离;只要心中有坚定不移的爱意,就有美梦成真的一天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13qing.com/169.html
关注我们:关注请扫描底部右下角二维码,公众号:nygzs166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墨情博客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