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棵树的守望

 墨情博客  2019-07-16 21:43  79次阅读   评论 0 条

墨情博客那年,他们曾是一对让人羡慕的情侣。恢复高考没有多久,她和他就相遇了。彼此看对方的第一眼,便是电光花火了。他看她,如但丁初见贝雅特丽采,只觉得满眼全是这个美丽的女子了,而他是气宇轩昂清风秀骨的男子,她一见倾心,喜欢他品质优良内心向善。

  她会画一手好画,他会写一手好诗,人们说他们“金童玉女”。

  相恋四年,在毕业的时候,她把他带回家,母亲问他的家世,他一五一十说来,她惊觉自己母亲变了脸色,然后拂袖而去,下了逐客令。

  “怎么了?”她心里忐忑地去问母亲。

  母亲说,“文革”的时候,搞武斗,是男孩儿的父亲把女孩儿的父亲弄死的,那时,女孩儿刚刚一岁,母亲说:“你能嫁给他吗?你嫁给他,我宁可撞死。”

  男孩儿不相信,疯了似的去问自己的父亲,父亲沉默着:“‘文革’那阵,太乱了,有些事,说不清……”之后是长久的沉默,好多事情,刹那间就会江河逆转,一对相恋的人,却因为上一辈人的恩怨就要画上句号。

  怎肯心甘?女孩儿跪在母亲面前,求母亲放爱一条生路,母亲说:“除非我死,否则永远不可能。”母亲为她,守二十多年的寡,她如何舍得这如血亲情?她和他,绝望了,哭着分手,她说:“除了你,我一辈子不嫁。我等你,哪怕,从青丝,到了白头。”

  他抱着她:“除了你,我谁也不娶,哪怕等到来世。”

  那时,他给她念舒婷的诗《致橡树》:他说,我是一棵木棉树,永远和你站在一起,分担寒潮风雷霹雳。她说,我是另一棵木棉树,永远和你站在一起,根,相握在地下;叶,相触在云里。在八十年代,那是他们的爱情誓言。他们相约,一辈子不分开,永远为对方坚守爱情。

  毕业五年后,他们依然我行我素,根本不理父母的相逼,有人给提亲,他们都纷纷拒绝,他们心中的恋人,只是对方。

  二十八岁那年,他来找她了。他说,我们私奔吧,或者,一起殉情吧!他家里出了事,母亲去世了,他是家中独子,父亲给他跪下说:“儿子,你结婚吧,我求求你,咱家的香火不能断了啊。”为了让他结婚,父亲长跪不起!

  他来找她,坐了十个小时的火车,想和她一起私奔。

  她沉默了。这份爱情,代价太大了,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爱情伤了他父亲的心,这样的固执虽然忠贞,但多么自私!

  “不,”她说,“我不和你私奔,你没那个自由!我也不和你殉情,因为,你必须照顾你风烛残年的老父亲,去吧,找个好姑娘结婚吧,我不怪你,因为,你的幸福,就是我的幸福。”

  那是怎样的爱啊,她宁可寂寞孤独一生,也愿意自己爱的人幸福。

  他抱住她,放声痛哭,似杜鹃啼血呜咽。

  他劝她:“你也结婚吧,别等我了,来生吧,来生,我一定娶你。”

  她摇头:“此一生,再难与他人相逢相知,我就当那棵守望的木棉,站在风中,等你!”

  最后一面,他给她一枚双玉蝉,珍贵的祖母绿。是他家传的宝贝。两只蝉,并肩而立,那样痴情看着对方,他说:“虽然不是价值连城,等你老了,不能动了,就把它卖掉,它,可以养着你!看到它,就是看到我了。”

  她扑入他怀中恸哭,这个男人,连她的老年都想到了,怕她一个人过不下去,把传世珍宝给了她,这一生,爱一场,值了!

  她给他的礼物,是一幅画。

  那是她画得最好的一幅画——两棵木棉树,开满了花,一朵又一朵,她说,那是我的盼望,盼望来生,我是其中一朵,而你把我摘下。

  结婚那天,他把画挂在新房,泪流满面。那两棵木棉树,一棵是他,一棵是她啊,她没有离开,在他的心里,在他的灵魂里。

  他们相约永不再见,永不再联系。是因为,善良的她,想让他把一颗心扑到家里,毕竟,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啊。

  之后二十年,他们再无任何联系,一个在南方,一个在北方,从此,真正的天各一方。

  这二十年,她做生意,成了北方著名的画商,她还是一个人,虽然有很多追求的男子,可她总是微笑着摇头。她是个奇怪的女人,有很多钱,可是,从来不去花天酒地的地方,大多时候,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家里,很多人想知道她把自己关在家里做什么,可她给你的感觉,总是很神秘。此时,她的母亲早已经过世,过世时拉着她的手说:“孩子,妈对不起你,耽误了你的一生,你去找他吧。”她哭了,这话,晚了十几年,他有妻有子,她还能去找他吗?

  二十年后,她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了,头发里有了银丝,额头上有了皱纹,她不再年轻,可是,她的心,还是二十多岁的样子,因为,她的心里,还是他,全是他。

  接到电话时,她正在去俄罗斯谈生意的火车上,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的电话。女人说,“我是他的妻子,他不行了,一直呼喊你的名字,我知道你,因为,他常常在梦中喊你的名字。”

  刹那间,她崩溃了,浑身哆嗦着中途下车,然后赶往机场,她必须去见他,不管别人说什么,她一定要去看他,这个春闺梦里相思又相思的人,你要等等我啊!

  看到对方的刹那,他们都呆了。少年子弟江湖老,红粉佳人两鬓斑!

  她扑过去,看到在医院白被子里的他,骨瘦如柴,面目全非——他得了肝癌,晚期,如果不是等待她来,早就魂去他乡了。

  “你怎么可以这样?谁让你变成这样的?!”她问他,满是委屈,“你说过要活到八十岁,你说过你必须是我近旁的那棵树!”他已经说不出话,只微微伸出手去,想摸下她的脸,她把脸埋在他手心里,那手心里,是一捧一捧的泪。他的妻子、他的女儿站在旁边,泪如雨下。几个小时之后,他离世。她心痛如死,去布置他的葬礼,他的衣,是她给他亲自穿上的。

  为他穿那件贴身衬衣时,她呆住。他的胸口上有刺青,是一朵莲花,清秀无比。别人只当他是信佛的,只有她泪如雨下,她的名字原本是青莲。青莲,那是一朵刺青的莲花啊。而她的刺青在心里,他的人、他的名字、他的容貌,全在她的心里,也是一道道刺青,一生无法去掉。

  葬礼之后,去他的家,才知道他过得这样清贫。做了一辈子中学教师,家里徒穷四壁,妻子下岗,女儿上大学没钱,而他如果有钱,也不至于把病拖到这时候。他明明知道她有钱啊,她的消息在网上有多少啊,好多拍卖会都有她的身影,她一出手就是几千万啊。可是他居然没有张过口,这才是他啊,一棵朴素的树,可以远远地望着她,可是,绝不纠缠她。

  她做了让所有人想不到的事情,给他妻子买了一栋当地最好的别墅,送他女儿出国留学,然后留下一大笔钱,悄然离去。她明白,如果爱这个人,会爱他的所有——他的妻他的子,她都会爱。原来,爱到最后,全是心疼,全是怜悯,全是那一丝丝一缕缕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真情了!他曾经给过她一棵爱情树,而她,却还给他一片爱的森林!

  他走了,这世界显得多么空旷而无聊,他走了,她的心也空了。两棵树,根本来就是连在一起,盘根错结多少年!但现在,他走了,一个人去了另一个世界。

  从此,她再也没有出现在各种拍卖会上,再也没有锦衣玉貌地出现过,半年之后,她的葬礼在那个城市中举行。她是忧郁而死的,她无儿无女,亲戚说,死时,她手里握着一枚玉,那枚玉,叫双玉蝉。她和他,死在一年,相隔不到六个月。是他的妻子埋葬了她,把她葬在他的身边。“让他们永远在一起吧,”他的妻子说,“坟前种上相思树,坟后种上同心花,让他们在天堂里相爱吧。”而那两棵相思树,是两棵木棉树——根,相握在地下;叶,相触在云里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13qing.com/291.html
关注我们:关注请扫描底部右下角二维码,公众号:nygzs166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墨情博客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墨情博客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